前言:这些年对环境问题虽有些麻木,但此次惊闻500个孩子的事故(“事故”非“事件)”,还是忍不得,站出来说上几句!

从事环境工作说起来断断续续也有20几年了,从最初的污水厂设计到后来的烟气治理,乃至现场实勘,慢慢攒下的素材或印象就更让人揪心地丰富起来了,中外都有。

国外有所谓八大公害、也有耶稣受难日埃克森油船阿拉斯加威廉王子海湾泄漏、特别是卡特时期的“爱之河”事件导致“超级基金法案”诞生:全美几万个风险点一一排查、整治,乃至绿色和平围捕捕鲸船寻(da)衅(kuai)滋(ren)事(xin);

国内也有所谓“零点清零”、“滇池长青”、乃至林林总总的“癌症村”(沙颍河)、屏南诉讼、北京咳,凡此种种;但总不及这次的500个花季学童让人揪心。

这里不追责任、不谈损失赔偿、只论上一论土地污染这种延及子孙的绝户勾当!!!据说前几年环保法修订时,关于公诉主体、举证倒置、溯及既往、超级基金等都是争议颇大的话题。当时有分析认为,在一味强调维稳的语境下,环保法修改中没有带上对污染者震慑最为有利的几件武器,或恐埋下后患,一语成箴 。。。 。。。

 

还是扒一扒当年轰动一时的腊夫运河(爱之河)事件吧,这事件直接导致了著名的“超级基金法案”诞生,并打破了法律“不溯及既往”的惯例,任你谁谁谁,只要污染环境,就要祖宗八代地刨坟挖坑、掘地三尺,找到当事人(始作恶者)严惩不贷,并消除影响,给子孙留一片净土。。。。

 

 

拉夫运河(love Cannl)事件

 

拉夫运河位于纽约州,靠近尼加拉大瀑布,是19世纪为修建水电站而挖成的人工运河,20世纪40年代因干涸遭废弃,后被美国一家电化学公司买下用来倾倒工业废弃物,1953年,该公司将充满毒废弃物的拉夫运河转赠给当地的教育机构,由此埋下了“史上最严重的固体填埋污染事件”的祸根。

 

一、废弃的运河成为工业垃圾场

19世纪90年代,一个名叫威廉.拉夫的人来到纽约州,他出资计划修建一条连接尼亚拉加河上下游的运河,并在运河中修筑水力发电设施,以满足城镇居民的用电需求。当时,威廉打算把那里打造成一座最美丽、最吸引人的小镇。

然而事与愿违,因为资金的问题,威廉.拉夫不得不中断了运河的修建,这个乌托邦式的构想只留下了一条3000英尺的长沟。起初,荒废的“拉夫运河”是当地儿童戏水的池塘,后来变成市政当局和驻军倾倒废弃物的垃圾场。

1942年,美国一家电化学公司——胡克化学公司购买了这条914米长的废弃运河,当作垃圾场倾倒大量的工业废弃物,此后的11年时间里,胡克公司向河道内倾倒了2万多吨化学物质,包括卤代有机物、农药、氯苯、二恶因等200多种化学废物。

1953年,胡克公司将充满毒废弃物的拉夫运河填埋后,转赠给当地的教育机构,并附上关于有毒物质的警告。后来,纽约市政府陆续在这片土地上开发房地产,盖起大量的住宅和一所学校。到了1978年,拉夫运河社区已经有近800套单亲家庭住房和240套低工薪族公寓,以及在填埋场附近的第99街小学。

二、昔日的繁华社区被伤病阴霾笼罩

拉夫运河社区一度被美国政府认为是城镇发展的典范,那里风景优美宜人,是富人区中工薪阶层的小天地,然而好景不长,从1977年开始,那里的居民不断患上各种怪病,孕妇流产、儿童夭折、婴儿畸形、癫痫、直肠出血等病症也频频发生,昔日的繁华社区逐渐被伤病的阴霾笼罩。

洛伊斯.吉布斯是一名家庭主妇,她和家人于1972年搬到拉夫运河社区,刚来的前几年一切都还算正常。但在1976年,连续大雨造成地下水位上升,埋藏的化学废物开始渗透出来,严重时房屋底层还会出现油污和各种颜色的污水,地表花草慢慢枯萎,小动物以及宠物莫名死亡,但当时的人们并没有警觉。

1976年的年底,吉布斯5岁大的儿子迈克被诊断出肝病、癫痫、哮喘和免疫系统紊乱症,她不明白,迈克小小年纪怎么会患上这么多奇怪的病。直到有一天,吉布斯偶然从报纸上得知,她所居住的小区曾经是堆满化学废料的垃圾场,于是她开始怀疑儿子的病是不是由以前的化学废料造成的。

吉布斯随即联络一些姐妹进行调查,看其他家庭是否有相似的遭遇,调查结果让她们大吃一惊,社区里的很多家庭都曾出现过流产、死胎和新生儿畸形、缺陷等情况,此外,许多成年人体内长出了肿瘤。后来,她们终于从当地报社记者那里打听到:从1942年到1953年期间,胡克电化学公司在拉夫运河社区下面掩埋了2万多吨化学物质。

这一事实的揭露令小区居民震惊不已,他们感到彷徨失措、惊恐不安,不断走上大街游行示威,要求政府立即进行调查,并作出合理的解释和相应的措施,一些居民甚至直接提出了搬离拉夫运河社区的请求。

三、纽约州卫生部被迫疏散部分民众,并立即执行清理计划

在媒体的关注和居民的质问下,纽约州卫生部对239户家庭的空气进行了检测,并对最靠近运河的庭院的土壤进行了检测,确定了危险化学物质的存在。1978年4月,当时的纽约卫生部部长罗伯特.万雷亲自前往视察,他看到以前埋在地下的金属容器已经露出地面,流出像重油一样又黑又稠的液体。

1978年8月2日,纽约州卫生部发表声明,宣布拉夫运河处于紧急状态,命令关闭第99街学校,建议孕妇和两岁以下的小孩撤离,并委任机构马上执行清理计划。但是政府仍然拒绝对小区居民进行疏散,他们担心这样做会让纽约西部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居住的地方被污染了,引起更大的社会恐慌。

针对孕妇和两岁以下小孩撤离的建议,纽约州卫生部无法科学地证明他们对特定年龄的界定是否正当,这也许会让更多的小孩处于危险之中。在公众的巨大压力下,纽约州卫生部于1978年8月7日宣布同意疏散239个家庭,不管这些家庭的孩子年龄有多大。

1978年10月,卫生部开始清理垃圾场。一条排水沟建成,以排除渗透进小区的化学物质。垃圾场表层铺设了一层粘土,以减少雨或溶雪的水渗透。运河北部一线的下水道和小沟渠也被清扫,但已穿越社区和住房的废物依然存在。

四、卡特总统下令整体搬迁

在污染清理初期,大约还有660户家庭住在拉夫运河社区,他们没有得到疏散的安排,只能继续向管理者、联邦当局和卡特总统施压,希望扩大疏散区域。不久,一份由志愿科学家和居民开展的健康调查报告出炉:在1974年到1978年之间出生的孩子,有56%存在生育缺陷,搬进拉夫运河社区的妇女流产概率增加了3倍,患泌尿系统疾病的风险也增近3倍,很多孩子同样被这些疾病感染了。

而纽约州卫生部调查的结果是:该地区居民的出生残障、流产、癌症和基因性疾病比率超高,例如:1979年年初,拉夫运河社区的17名孕妇只有两个正常分娩,有4个流产,2个死胎,9个新生儿有生理缺陷。

触目惊心的数据迫使政府必须采取进一步的行动,纽约州卫生部于1979年2月8日发布了第二道疏散命令,针对对象是孕妇和所有家庭中2岁以下的孩子。和先前的情况一样,该命令让未列入疏散计划里的居民更加不安。

拉夫运河小区的居民逐渐意识到,必须团结起来给州政府施加压力,政府才会有所行动。于是,吉布斯召集居民成立了拉夫运河业主协会,由她担任该协会的主席。义愤填膺的居民扣留了美国环保署代表作为人质,要求白宫答应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疏散居民,并宣布这里是重灾区。

与此同时,各路媒体也纷纷发表文章谴责政府,宣称支持居民的行动,呼吁政府就污染事件尽快做出解释,并妥善解决。几天后,居民们终于得到了回应。卡特总统颁布了紧急令,允许联邦政府和纽约州政府为拉夫运河小区660户人家进行暂时性的搬迁。

 

五、受害居民获赔30亿美元

拉夫运河社区的居民凭借团结和努力,最终撤出了污染重灾区,但拉夫运河污染事件并没有因卡特总统的全体搬迁命令而宣告结束。事发之后,小区居民纷纷起诉排放化学废料的胡克化学公司,但当时没有相应的法律规定,胡克公司又在多年前就已经将运河转让,并附上了有毒物质的警告书,诉讼屡遭失败。

直到1980年12月11日,美国国会通过了著名的《综合环境反应、赔偿和责任法》——又名《超级基金法》,这桩案子才有了最终的判决。根据这部法律,胡克电化学公司和纽约州政府被认定为加害方,共赔偿受害居民经济损失和健康损失费30亿美元,这是联邦资金第一次被用于清理泄漏的化学物质和有毒垃圾场。

此后的35年,纽约州政府花费了4亿多美元处理拉夫运河里的有毒废物,尽管这样,依然有人声称该地还有大量未被清除的有毒物质,如今的拉夫运河社区早已没有当年的熙攘,运河两边竖着隔离绳索,禁区周围尽是一片萧条的景象,只有老住户才会想起这里繁华的过去。

 

六、划时代的影响

拉夫运河事件是人类历史上最典型的固体填埋污染事件,它催生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超级基金法》,该法案最重要的条款之一,就是针对责任方建立“严格、连带和具有追溯力”的法律责任,不论潜在责任方是否实际参与或造成了场地污染,也不管污染行为发生时是否合法,潜在责任方都必须为污染负责。

自《超级基金法》出台以来,美国列在国家优先目录上的364块“毒地”得到治理,有关环境赔偿法规和对已搬迁污染企业“秋后算账”的措施,大大的促进了企业对环保的重视。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美国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着手修复地下水污染,推动了相关技术的发展。据1977年的历史资料显示,美国当时有18500座垃圾填埋场,将近一半对水体产生污染。

另外,洛伊斯.吉布斯的维权之路堪称美国传奇,她不畏权势,敢于和一个资产上亿元的跨国公司以及纽约州政府作斗争,通过法律途径成功的捍卫了受害居民的正当权益,不仅体现了公民的责任感,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历史。

拉夫运河案对世界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垃圾处理上。20世纪后,工业发展加快了城市化的进程,垃圾的生产量和成分都有了质的变化,如何清除不断出现、并且越来越多的垃圾成为令人头疼的问题,很多企业、集体为了节省开支,将污染物简单填埋,一些毒害物质会滞留在环境中,对人类以及其他生物的健康造成长久的威胁。拉夫运河案既是对人类的警告,也提醒排污企业不要企图瞒天过海,一走了之。

据估计,目前全球每年产生100多亿吨垃圾,而且还在逐年上升,现阶段主要依靠填埋、堆肥、焚烧以及海洋倾废进行处理,但不论采用哪种方式都存在安全隐患,减少污染不仅要提高垃圾处理技术,更要增强每个人的环保意识,从根本上控制污染源,只有企业自律,民众自省,国家自强,空间有限的地球才有希望。

后记:拉夫运河留给未来的启示

拉夫运河事件能够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解决,与这个蓝领阶层社区的居民的努力有关。居民们逐渐意识到团结的力量及其影响是支配拉夫运河行动的关键,而不是公民的健康和社会福利权利。

居民在揭露这件事情上的每一步都深深震惊了公众。对这些家庭而言,他们的政府如果撒谎或篡改数据和研究以保护某集团利益,这都是不可想象的。吉布斯在回顾时说:“很明显,掌握真相是困难的,因为当时企业比纳税人更有影响力和权利。这个现实让我们感到孤单,被遗弃,内心无比的空洞。拉夫运河教会我们,只有当你强行迫使政府时,政府才会保护你远离污染。”

吉布斯告诫世人:“假如你是安全的,那么再想想吧。假如你怀疑一个公司正在做的事情,或者一个政府正在告诉你的事情,那么就告诉你的邻居们,请与他们分享你的怀疑,越过当局的温和保证而寻找真相,为保护自己社区的利益,不要害怕。”

吉布斯说,看得见的污染我们可以比较容易发现,而在我们日常生活的环境和食物供应当中仍有我们看不见的污染毒物存在,这个证据只能依赖于我们的健康状态和疾病增长的数量。

为了环境的公正,美国城市、郊区和乡村组成了新草根运动。他们的努力是至关重要的,但正如拉夫运河,他们仅仅只是迈出了第一步。但它还是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改变,消弱了企业在污染、损害健康和环境的工业权利,取而代之的是公众安全生活、工作和娱乐的权利。  

科学表明,人们的健康仍然处于危险中,我们需要不断强大新草根运动,保持彼此之间的互动、计划、谋略,勇往直前。因为我们的下一代以及他们未出世的孩子前途吉凶未卜。吉布斯如是说。

 

 

名词解释:氯苯

 

农药工业用氯苯制造DDT,涂料工业用其制造油漆等。氯苯对环境有严重危害,可污染水体、土壤和大气。对人体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和麻醉作用。慢性中毒常有眼痛、流泪、结膜充血,重者引起中毒性肝炎,个别可发生肾脏损害。

画外音:

 

据说全国有1000多个化工厂有待搬迁、改造,特别是治理!

 

据信:土地治理是另一块投资热土,赚钱的好去处

 

忍无可忍,曝光一下某外国语学校周围的污染企业

 

佳片推荐:

建议有心并坚持到这里的同仁,抽空欣赏/重温一下朱莉娅·罗伯茨主演的环境诉讼公益片《永不妥协》,告诉我们如何面对环境损害!因为,我们总得给后辈一个过得去的交待,哪怕只是良心上的。。。

豆瓣评分 8.1

 

公告:每周一、四晚八点,我们将在微信“精益能效 • 安全丨研修群”中分享精益与能源、安全、环境,以及供应链优化等知识,欢迎围观!

往期分享精华回顾:

  • 2016年4月18日,Kelly马老师分享:HOS(霍家运营系统)!

  • 2016年4月14日,范老师分享:企业能源管控中心建设的经验与体会

  • 2016年4月11日,熊博士分享:精益与变革管理

  • 2016年4月8日,熊博士:精益溯源--从大规模生产到丰田制造(上)

  • 2016年4月6日,张博士分享:秘籍--精益能效五步法

  • 2016年3月31日,熊博士分享:Gemba(擀霸--现场改善)

  • 2016年3月26日,王平老师分享:目视化--眼见为实的管理

  • 2016年3月17日,张博士分享:艳遇--当精益遇上能源

 

了解详情请咨询群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