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全面辩证看待“恩格尔系数再创新低”

核心观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张国栋认为,面对恩格尔系数再创新低,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定力,咬定发展不松劲,大力破解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难题,推进收入分配改革,做好“提低、扩中”。同时,顺应恩格尔系数的变化及其背后的消费新趋势,以满足消费升级需求来改善生产结构、投资结构以及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使消费红利充分释放,为我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提供澎湃动力。

2018年,中国人赚得越来越多——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5%;吃得却越来越“少”——恩格尔系数降至28.4%,再创新低。专家表示,恩格尔系数的下降表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居民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这与我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迈向高质量发展相匹配。对恩格尔系数背后隐含的变化,也要全面辩证地看待。(2月20日《人民日报》)

恩格尔系数,通常是指居民家庭中食物支出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与经济学中其它很多指标“越高越好”不同,这是一个“越低越好”的指标。比较通行的国际标准认为,一个国家平均家庭恩格尔系数大于60%为贫穷,50%-60%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属于相对富裕,20%-30%为富足,20%以下为极其富裕。

回顾我国改革开放40年历程,可圈可点之处甚多,其中之一就是恩格尔系数稳步下降,已由当初的57.5%降至28.4%。这无疑是巨大的成就,也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事情,这既是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实力显着提升的结果,也是民众分享到改革开放红利,告别求温饱阶段,走向更加富裕生活的生动注解。

不难理解,收入是分配的基础,恩格尔系数下降反映出我国居民收入增加了,总体可分配的“蛋糕”大了,食品支出所占的比例自然会越来越小,而居民消费中非食物性支出则会相应上升,这在消费的统计数据中已经得到明显体现。如2018年,国内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都增长10%以上,电影总票房突破600亿元,增长将近10%。这些数据反映出居民消费观念的转变,见证了消费升级的步伐。

需要注意的是,单一指标还不足以说明整体情况。就此而言,恩格尔系数大幅下降乃至再创新低,固然是件大好事,但也不能满足于现状,沾沾自喜,而要全面辩证地去看待。这样,我们才能不为“系数”遮望眼,从中发现和认识到问题和不足,进而积极应对,再创佳绩。

首先,中国的恩格尔系数比较复杂,统计数据常常只能解释表象,其背后还受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影响。在整体恩格尔系数下降的同时,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发达地区和贫困老少边穷地区的恩格尔系数差异整体较大。尤其对于农村偏远地区的恩格尔系数,则要考虑其特殊性,要对数据产生的原因和事实进行分析研判,方可得出正确的答案。

其次,恩格尔系数与消费习惯、收入预期有关,其数据高低,有时并不能真实反映“经济实力”。比如广东等沿海地区在经济总量、发展程度上领先其它地区,但恩格尔系数却不见得相对更低。这显然不是因为当地民众“差钱”,而是与其爱好美食、愿意在食品消费上投入有关。而一些西部省份居民,可能在“吃”上精打细算,反映在数据上,恩格尔系数就比较低了。

因此,面对恩格尔系数再创新低,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定力,咬定发展不松劲,大力破解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难题,推进收入分配改革,做好“提低、扩中”。同时,顺应恩格尔系数的变化及其背后的消费新趋势,以满足消费升级需求来改善生产结构、投资结构以及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使消费红利充分释放,为我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提供澎湃动力。(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 张国栋)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相关评论:我国人均GDP近万美元 如何让消费主动力更澎湃?

正确解读我国恩格尔系数进富足区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